热门 > 最新消息

演讲局成员、特朗普前妻玛拉·梅普尔斯出席三亚文化艺术论坛

2019-01-29

orig_1544351753514.jpg

图片转自财经网


“我们希望男女能够互相赋权,所以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要对话,沟通。”12月9日,美国获奖音乐家、知名演员、思想领袖玛拉·梅普尔斯在2018三亚文化艺术论坛上表示。


玛拉·梅普尔斯表示,有些时候我们面临着很多的限制和挑战,所以必须要把批评的声音放到一边。她谈到自己在纽约百老汇演出的时候,就要从自己之前小的空间里站出来,打破之前很多的限制。“有一个人对我非常不友好,还在媒体上说了我很多坏话,后来有一个朋友跟我说,让他去说吧,你不要受他的影响。那时候我有这样一种直觉,这个人在他的抽屉里有一个子弹上膛的手枪,还有一张我的照片,其实这是让人非常惊悚的事情,所以有些时候一定要使用直觉,因为那时候我认为我不值得和他们正面对抗,如果真正和他正面对抗结果会发生什么,不敢想象。”


玛拉·梅普尔斯说,当你觉得不爽的时候,我们就喝一杯香槟吧,让我们真正为自己奋斗。我们想要找到一份好的工作,想要上一个好的学校,不要畏畏缩缩,不要总是看别人的眼光来决定自己要做什么。我会说,如果真的我不想喝这个东西,我会跟别人说,不需要,我有水,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,要能够倾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,听到之后要把它说出来。


以下为演讲实录:


玛拉·梅普尔斯:我是成长在一个乔治亚的小城镇里,我有特别好的慈善的奶奶,在我们的生活当中,我们的榜样是家里的女性,她们关爱我们,去教堂做各种各样的活动,那时候我关注到这些人的角色。但我希望和男孩子交朋友,我那时候穿衣服就像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女孩,我的母亲特别开心,但我不仅要做一个漂亮的小女孩,希望走出去和男孩子进行竞争,我的父母给我提供的支持,让我觉得不管做什么都是可以实现的。那时候在南部,我们是第一代进入到了大学,后来实现了自己的期望,不仅仅只是照顾家人,不管我去哪里,最重要的工作是确保每个人都能够吃一顿好饭。作为女性,这样的职责是要履行的。但作为女性,最重要的一个工作就是要建立良好的关系,女性团结起来,我们不会成为受害者,我们绝对不能把这样的一种障碍看作是摧毁我们的障碍,可以看作是一个推向我们走向新的方向的推动力。


多年以来,我一直感到特别幸运,我有这么多好的女性的朋友。我们的关系不断地变化,有一些朋友可能慢慢失联了,但不断地会交一些新的朋友,有一些人会失业,但我们总是聚集在一起相互支持,我们聚集在一起可以使我们的生活变得特别有趣,因为我们活着最重要的就是让我们的生活有趣。我的周围有很多出色的女性,当然也有很多出色的男性,他们相信我们在社会当中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,我们确实是相互需要,我们必须相互支持,相互聆听。


主持人:说的非常好,我觉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请问一下玛拉·梅普尔斯,你对于戴教授刚才说的怎么看呢?你永远都有选择权,如果社会给你这个空间,你永远都可以有选择,但有些时候你必须要挣扎,要找到这样一个空间,对吗?


玛拉·梅普尔斯:之前我也进行过类似的讨论,有些时候我们面临着很多的限制,尤其是在我们的生活中,你想要做的并不一定能够成真,而且面临很多挑战,所以有些时候必须要把批评的声音放到一边,勇敢地迈出一步,真正做那些让你觉得快乐和享受的事情。看看我今天所在的这些地方,看看我周围这些杰出和卓越的女性。事实上,我一生有很多的经验,我自己身体中还有一部分总是在比较纠结地认为,我并没有成为最好的自己。有些时候我必须更好地对待这些批评的声音,我知道我是非常独特,非常与众不同,可以和别人分享,我可以给其他人带来乐趣。


主持人:听起来是非常不错的,能不能说一两个例子,就是你做出的最艰难的决定,那时候你是怎么做出选择的?


玛拉·梅普尔斯:我觉得女人的直觉都非常强,如果我们不使用这个直觉,我们就会有麻烦。在我本人的经历里,很多次都是这样,比如在纽约百老汇演出的时候,我必须要从自己之前小的空间里站出来,必须要打破之前很多的限制。在那个时候,我也面临很多障碍,因为之前有一个人对我非常不友好,还在媒体上说了我很多坏话,后来有一个朋友跟我说,让他去说吧,你不要受他的影响。那时候我有这样一种直觉,这个人在他的抽屉里有一个子弹上膛的手枪,还有一张我的照片,其实这是让人非常惊悚的事情,所以有些时候一定要使用直觉,因为那时候我认为我不值得和他们正面对抗,如果真正和他正面对抗结果会发生什么,不敢想象。有的时候你觉得不爽的时候,我们就喝一杯香槟吧,让我们真正为自己奋斗。我们想要找到一份好的工作,想要上一个好的学校,不要畏畏缩缩,不要总是看别人的眼光来决定自己要做什么。我会说,如果真的我不想喝这个东西,我会跟别人说,不需要,我有水,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,要能够倾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,听到之后要把它说出来。


主持人:玛拉·梅普尔斯,也许您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看法,您是如何学习的?对于您来说,如何取得成功?


玛拉·梅普尔斯:我所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让我们的思想不断接受新的东西,每天都要接受新的东西,我跟我的新朋友李亦非说,我应该比你年纪大一点,或者可能是同龄,但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导师,因为我希望从这样一个美丽的女性身上学习,您如此成功,我想了解一下如何取得成功,您还谈到了关于爱的故事,还有在体育锻炼,在失败的时候,我们要忘掉那些不愉快的经历。有时候我们遇到一些失败会想,我究竟有什么问题,会自我批评,我通常在这个时候在想,我不要执着在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上,去看看周围的那些人,我们从他们身上受益匪浅,当我们彼此分享的时候,可以相互学习,这也是一种分享和学习之间的平衡。


主持人:女性会帮助女性吗?还是不帮助呢?


玛拉·梅普尔斯:是的,要帮助的。


主持人:可能是一个比较自然的成长过程。在体育当中,确实有非常多的竞争,竞争如此激烈,玛拉·梅普尔斯,在您的行业当中,应该也是如此。


玛拉·梅普尔斯:是的,我特别喜欢体育,也喜欢体操,跳舞,后来我又和男孩子打棒球,我的喜好特别多。后来社会推着我去参加选美,那时候我是一个漂亮的女孩,自己是否想参加选美,也不是特别想,但别人想让我去选美,我就去了。选美的时候,要和其他女孩和平共处,有一个女孩没有像其他的女孩那样分享,比如用什么样的发胶,其他的女孩都是相互帮忙的,但我发现那个女孩只关注自己,不关心其他人,可能她就想在选美当中获胜,可能这是她想实现的目标。我那时候就想,我可不想放弃自我,只是想取得选美比赛的竞争,不管我做什么,都不希望牺牲自己的信仰,或者放弃自我。但可能对其他人来说,想法是不一样的。我们那时候也会遭到拒绝,我们看其他人取得成功,并不会让我们往下走,我们要相信,其他人做得那么成功,我们也可以做得那么好,可以推动我们做的更好。我们必须要不断地相信自己,我们不仅仅局限在自己的工作当中,总是有更大的世界的。


主持人:玛拉·梅普尔斯,对男女之间的关系,您有什么样的看法?


玛拉·梅普尔斯:在我个人的经历里,它一直都在发展,事实上我的心灵一直都是开放的,我们会从关系中受到治愈。


主持人:怎么样来治愈呢?


玛拉·梅普尔斯:我也有很多非常棒的关系,包括一些女性的朋友,可以通过这样的关系来治愈自己,包括在运动中,我还做很多的冥想,和自然进行很多的接触,倾听更高的声音。如果看一下我的生活,我希望能够重新进行自我加强。谈这件事情好像比较容易,比如怎么获得更多的能量,怎么相互治愈,倾听,等等,但事实是,我在碰到下一段更好的关系之前,也经历过非常痛苦的时候。


提问:男导演呈现中国女性的时候,尤其向海外的观众呈现中国女性的时候,有没有一些有意或无意的策略,在某一种形象上呈现?


玛拉·梅普尔斯:我们有一个组织,会有很多女性导演和女性的演员,我们试图创造社会性的平等,希望能够真正展示出对社会造成影响的女性的故事,包括她们的成长,还有她们一些特别的经历,这样的对话可以继续下去,我们东西方的导演可以相互帮助来完成这种对话。


提问:作为三个女儿的父亲,me too的活动,也让我和我的女儿对于性骚扰进行了一场讨论,谈到了他们是否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这些情况,台上的五位嘉宾,加上主持人是列位,都非常成功,是不是可以谈一些具体的关于性骚扰的事例,以及你们怎么样处理这样的问题的?


玛拉·梅普尔斯:me too这样的一场运动之后,你在你的家庭里开展这样的对话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。我们当然不会成为受害者,我们希望男女能够互相赋权,所以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要对话,沟通。我比较年轻的时候也碰到过这样的情况,我的第一个男朋友,我想和他分手的时候,他就攻击了我。那时候我们根本没有进行很好的沟通和对话,我只是想要离开他,想要逃开他,当时我确实也寻求了一些帮助。如果说我事先能够给他一个预警,或者提前跟他慢慢说这个事情,可能他不会那么震惊,然后攻击我,所以在这个问题发生的时候,不要觉得自己是无助的,要和妈妈、和朋友对话,获得他们的支持,我们是可以帮到彼此的。